为什么是OpenAI率先推出了像GPT-4这样强大的模型?联合创始人Greg Brockman近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团队中的独特组合——不仅有学术背景的研究型人才,还有出色的工程人才——使他们能够从不同角度解决问题,更有效地推动项目进展。

凯文·凯利在《5000天后的世界》一书中预测,称雄AR世界的不会是GAFA——如今的科技四大巨头。他的观点似乎得到了验证,即使谷歌在AGI领域努力追赶,但仍落后于OpenAI。

为什么大企业难以创新?即使拥有雄厚资本和人才储备,Google和Meta等大公司也没能率先开发出像GPT-4这样的模型。这是因为这些公司往往受到自身成功的束缚,难以在新领域突破。而OpenAI却做到了,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5月15日,可汗学院(Khan Academy)的CEO兼创始人萨尔曼·可汗(Sal Khan)对OpenAI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进行了一段采访,或许能帮助我们找到答案。

OpenAI为何能率先开发出GPT-4?

研究与工程并重

OpenAI最近向公众揭秘了Omni团队,这个团队的成员年龄和司龄都很年轻,管理结构也很扁平。成员组合方面也颇有讲究:团队中既有学术背景的研究型人才,又有出色的工程人才。这种组合使他们能够从不同角度解决问题,更有效地推动项目进展。

Khan询问Brockman:“你们认为自己做了什么才能达到如今的地位?在这个领域,有许多人在努力工作,也有许多资源雄厚的大型组织。你们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与众不同?是因为你们的方法不同,还是有其他原因?”

Brockman回答道:“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我们是更大趋势或历史的一部分。回顾过去70年的计算机发展史,我们经历了指数级的增长。2000年,Ray Kurzweil曾说过,看看计算能力,它会告诉你什么是可能的。这就是推动进步的动力。起初大家都认为他疯了,但现在我相信大家基本上都认同他的观点。”

“想想我们为了实现像GPT-4这样的项目,付出了多少工程上的努力,从计算基础设施到使用的所有数据集和工具,这其实是全人类在很多方面的巨大努力。”

“具体来说,我们能取得这些成就,是因为我们聚集了来自研究和工程背景的优秀人才。”

打造高效团队

“当我们开始这个项目时,我发现其他实验室的工作方式主要以研究为主,研究型工程师被告知要做什么,而研究科学家则可以随心所欲。这种方式似乎并不是实际构建一个工作系统的方法,更像是为了追求论文引用数量。如果你真的想产生影响并开发出有用的东西,你需要以不同的方式来组织团队。”

“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这涉及到很多相互冲突的思维方式,特别是当你来自不同背景时。我们必须尽力去解决这些问题,虽然你永远不能完全解决它们,但可以不断进步并挑战更复杂的版本。这就是我们需要勇于面对困难、勇于挑战的地方。”

不会因风险止步不前:建立造福人类的AGI

Brockman第一次对人工智能的概念感到兴奋,是在读到阿兰·图灵(Alan Turing)1950年关于图灵测试的论文时。他想看看,是否能够真正制造出图灵所说的那种机器,一种人类水平的智能,也就是我们所说的AGI,并让它造福全人类。这是OpenAI诞生的缘起,也是它的使命和愿景。

为了这个目标,OpenAI已经工作了8年。在这期间,OpenAI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建立更大的神经网络,让它更有能力、更协调、更安全,同时部署这项技术,并使其发挥作用。

迎战新的风险

当Khan问及AI的安全性问题,Brockman回答道:“AI的安全问题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50-60年代,阿瑟·克拉克(Arthur Clarke)就谈论过这个问题。我认为,对AI拥有这种复杂的情感是非常正确的,我们既要对任何新事物感到惊奇,又要问这是要去哪里,哪里会有陷阱?我认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正确地在这个空间里航行。”

Brockman提到,AI变得令人“惊讶”的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是,在90年代,每个人都认为,如果AI可以下棋,就说明进入了AGI时代,但实际上,这只是我们要解决的第一件事情,AI学会下棋并没有让我们真正走得更远。

安全性问题也是一样。并不是说对AI安全的前瞻性担忧一定不会发生,但Brockman认为,我们在错误的事情上过于自信了。他举了一个例子:对于GPT-3,OpenAI只是在基础数据集上进行训练后就将其发布,而对于GPT-4,团队则对模型进行了调整,尽力消除偏见。

在实践中学习

当我们在思考GPT对教育领域的影响时,一些人可能会首先注意到抄袭的问题,Brockman也承认让学生独立思考非常重要。但是“对于那些无法获得出色教育工具的人来说,ChatGPT是一个工具。教师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帮助学生进行某种工作并填补教育人员无法做到的空白。”

至于如何制定规则,如何将这项技术融入教育,需要“获得大量的意见,与大量的教育工作者接触。OpenAI不是这项事业唯一的决定者,从每个人那里获得广泛的意见很重要。”

“我们为了实现真正的益处,和一线的教育工作者交谈,真正弄清楚他们想要什么。”我们还需要“真正展示积极面”。

一旦你有了一个有效的正面例子,就很容易围绕它建立标准,如果没有这个,那么就相当于“在黑暗中开枪”。就像Khan谈到的,ChatGPT对教育的影响取决于怎样使用,比如我们可以用它来采访历史人物、练习辩论技巧等。

更多正面使用的案例和经验需要在实践中获得。去年OpenAI发布了一篇关于部署语言模型安全标准的博客文章,这篇文章的形成用了2年时间。Brockman告诉Khan:“这种从实践中学习的迭代部署,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每个人都可以获得AI的“超能力”

人工智能究竟会削弱人类能力,还是增强人类能力?Brockman和Khan都站在人工智能会增强人类能力这一边。Brockman乐观地说:“现在,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开始以一种方式进行创作,而你之前必须购买一堆专业软件,必须去学校接受大量培训。”

“我认为我们都可以获得人工智能的超能力,我们可以实现我们想要的目标。”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答案,但Greg Brockman无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这或许也是OpenAI不断向前的原因所在。

记者观点

从采访中不难看出,OpenAI的成功离不开他们的团队结构、研究与工程并重的策略,以及勇于面对风险、不断挑战的精神。这种创新思维和高效执行力,是许多传统科技巨头所缺乏的。OpenAI不仅在技术上领先,还在团队管理和企业文化上树立了新的标杆。正是这种全方位的卓越,造就了今天的OpenAI。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AI技术的不断发展,未来会有更多像OpenAI这样的创新型企业,为人类带来更多惊喜和进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