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Facebook和Nike多元化负责人因诈骗500万美元被判五年监禁

前Facebook和Nike多元化负责人因诈骗500万美元被判五年监禁

一名前Facebook和Nike的多元化项目经理因设立虚假活动并窃取超过500万美元,被判处五年监禁,并被要求偿还巨额款项。 38岁的芭芭拉·弗洛·斯迈尔斯(Barbara Furlow-Smiles)利用其在这两家全球知名公司的职位,通过伪造商业交易、发票和活动,从公司账户中挪用了巨额资金,以资助她的奢华生活方式。 美国检察官瑞安·K·布坎南(Ryan K. Buchan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弗洛-斯迈尔斯无耻地侵犯了她作为Facebook多元化、公平和包容(DEI)高管的信任,利用涉及欺诈供应商、虚假发票和现金回扣的计划,从公司窃取了数百万美元。” 在被Facebook解雇后,她继续在Nike担任多元化领导者,公然进行欺诈行为,从他们的多元化计划中又窃取了六位数的款项,用于资助她在加利福尼亚州、佐治亚州和俄勒冈州的奢华生活。 司法部称,Furlow-Smiles去年12月承认了电汇诈骗罪。她的罪行导致她从Facebook骗取了超过490万美元,并从Nike骗取了六位数的资金。这家社交媒体公司声称,她的罪行还给与她密切合作的员工带来了痛苦,而Nike则猛烈抨击她“完全缺乏责任感或悔恨”。 检察官表示,大约从2017年1月到2021年9月,Furlow-Smiles负责领导Facebook的DEI项目,并利用公司信用卡和批准供应商发票的权力,向包括她的朋友和亲戚在内的众多个人支付“事实上从未向Facebook提供过的商品和服务”。 这些人据称包括她以前的实习生、她的“大学导师”、发型师、保姆和保姆,他们后来向Furlow-Smiles提供了回扣。这些员工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资金来自Facebook,他们将以现金或通过账户转账的方式将资金退还给Furlow-Smiles。有时,现金会包裹在T恤或其他物品中交付给她。 她还误导Facebook向不提供回扣的实体汇款,其中包括向一位创作专业肖像的艺术家支付近10,000美元,向一所未透露姓名的幼儿园支付超过18,000美元。为了掩盖自己的踪迹,这位名誉扫地的DEI官员提交了虚假的费用报告,声称她的同事曾为Facebook做过工作,例如提供赠品或营销服务。 负责亚特兰大联邦调查局的特别探员凯里·法利(Keri Farley)表示,当弗洛-斯迈尔斯被Facebook解雇后,她“以为自己是不可触碰的,漫不经心地继续在Nike实施欺诈计划”。结果,她不仅放弃了一份利润丰厚的职业,还将因过度贪婪而入狱。 作为Nike DEI的高级总监,Furlow-Smiles负责支持DEI计划、制定战略和举办DEI活动,并主要负责在纽约组织六月节活动。在庆祝活动中,Furlow-Smiles用与PayPal和Venmo账户关联的Nike公司卡向同事付款,以换取回扣,然后提交伪造的费用报告,声称这些付款与六月节活动有关。 Furlow-Smiles总共从Facebook骗取了超过490万美元,从Nike骗取了超过12万美元。法官命令她将所有这些钱都归还给这两家公司。 她被判处五年零三个月监禁,随后被监管三年。 记者观点: 作为北美头条的记者,我认为这起案件不仅突显了企业内部控制的重要性,也提醒我们信任的脆弱性。大公司应加强对财务和管理流程的监督,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同时,这也凸显了个人贪婪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Furlow-Smiles的行为不仅损害了公司的财务利益,也严重损害了与她共事的员工的信任和士气。

「嫦娥六号」传回首张自拍网友惊叹:满满科技感

「嫦娥六号」传回首张自拍网友惊叹:满满科技感

大陆「嫦娥六号」探测器搭载长征五号遥八运载火箭,于今(3日)下午5时27分19秒在文昌航太发射场发射升空,并传回此次太空之旅的首张自拍,令网友惊叹。 据《央视新闻》报导,嫦娥六号在起飞进入大气层后,首先传回仪器舱外壁自拍照片,网友们纷纷感叹大气层「好像一朵巨大的棉花糖。」 随后,嫦娥六号冲出大气层,再次传回二级发动机舱的自拍照片,大陆网友惊叹:「满满科技感!」「自拍照太帅了,加油呀!」 据报导,此次嫦娥六号任务将出差50多天,来完成一系列任务: 嫦娥六号整个奔月路大概有5天,在快到达月球时,嫦娥六号要踩一脚煞车,进入环月轨道; 环月阶段,嫦娥六号将以20天左右的时间调整好位置,为落月做准备; 嫦娥六号落月后,将在月面工作48小时完成月背样本采样;采样完成后,进行月面上升、环月轨道交会对接等工作; 完成全部工作任务后,嫦娥六号将开启回家之路,经过约5天的飞行,再入大气层,返回四子王旗着陆场。

特朗普封口费审判陪审团遴选第二天的一些关键要点

特朗普封口费审判陪审团遴选第二天的一些关键要点

如果您刚刚了解,以下是特朗普封口费审判第二天的要点: 我们有(超过一半)陪审团:到目前为止,已选出四名男性和三名女性担任陪审团成员。一名来自爱尔兰、在纽约市从事销售工作的男子被任命为陪审团主席,实质上担任小组发言人。七人中有五人拥有大学以上学历。小组中的两名男子是律师。除一名陪审员外,周二的所有陪审员均表示,他们知道特朗普在其他刑事案件中面临指控。这名女子是接受询问的 18 名陪审员中唯一一位表示不知道其他指控的人。他们对特朗普或政治都没有特别强烈的看法。 特朗普的律师审查陪审员的社交媒体:特朗普一方要求法官以正当理由罢免五名陪审员,指出涉嫌反特朗普的社交媒体帖子,并试图辩称陪审员对前总统有不公平的偏见。前总统的律师托德·布兰奇在质询陪审员时,一一询问他们在案件之外对特朗普的看法。然后,他试图在法官面前辩称,许多陪审员对特朗普没有看法的回答与他们的社交媒体不一致。胡安·梅尔尚法官普遍持怀疑态度,但他确实同意对陪审员进行罢免的两项内容。至于默钦没有罢工的三名陪审员:特朗普方面无论如何都利用其先发制人的挑战将他们全部撤职。周二之后,特朗普团队和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都面临四项强制性挑战。 特朗普(再次)受到警告:当默查单独邀请一名陪审员讨论特朗普团队提出的她的社交媒体帖子时,特朗普因其行为而受到警告。陪审员离开法庭后,默查恩提高了声音警告特朗普,称他正在对着陪审员的方向大声说话和做手势。 “我不会让任何陪审员在法庭上受到恐吓,”默钱提高声音告诉布兰奇。 陪审团的选择可能会在本周末结束:默查恩本周强调的一件事是法庭时间表是可变的。但法官希望本周完成陪审团的选择。周二,七名陪审员宣誓就职后,默查恩告诉他们,他希望他们能够在下周一返回进行开庭陈词,但他强调,日程安排随时可能发生变化,法院会与他们保持联系。  

海港城公寓内与武装男子对峙长达数小时

周二,一名至少携带一把枪的男子在洛杉矶海港城地区与警方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对峙。 上午 9 点左右,警察接到家庭暴力报警电话,赶往总统大道 26200 号街区。他们被告知一名可能携带武器的男子在该地点的一间公寓内。 特警队员对附近地区做出反应,引导交通远离该地区。对峙一直持续到周二下午早些时候。 据洛杉矶警察局称,有人开了几枪,但不是针对警察。警方称,枪击是在公寓内发生的。 洛杉矶警察局副局长埃马达·廷吉里德斯 (Emada E. Tingirides) 表示:“随着事态的发展,在事件发生的前两个小时内,警察确实听到住宅内响起多声枪响。” 没有人员受伤的报道。 有关家庭暴力电话的详细信息尚未立即公布。邻居们告诉 NBCLA,他们整个早上都听到这名男子大喊大叫

货船撞上支撑柱后,巴尔的摩大桥倒塌

巴尔的摩(美联社)——周二早些时候,一艘货船失去动力,撞上巴尔的摩的一座主要桥梁,几秒钟内就毁坏了桥跨,并以可怕的倒塌方式坠入河中,这可能会扰乱一个重要的航运港口数月之久。六人失踪并被推定死亡,对他们的搜寻工作暂停到周三早上。 马里兰州州长表示,在弗朗西斯·斯科特基大桥发生事故前不久,船员发出了求救信号,使当局能够限制大桥上的车辆通行。 当船只靠近桥梁时,灯光忽明忽暗,可以看到一阵阵黑烟。它击中了桥的一个支撑物,导致结构像玩具一样倒塌,桥的一部分落在了船头。 马里兰州州长韦斯·摩尔表示,由于这艘船以“非常非常快的速度”冲向大桥,当局有足够的时间阻止汽车驶过大桥。 “这些人都是英雄,”摩尔说。 “他们昨晚拯救了生命。” 晚上,马里兰州警察局长罗兰·L·巴特勒上校宣布,搜救任务正在转变为搜救任务。他还表示,搜索工作将暂停,潜水员将于周三早上 6 点返回现场,预计夜间条件会有所改善。巴特勒说,尚未找到任何尸体。 事故发生在半夜,远早于早上繁忙的通勤桥,这座桥全长 1.6 英里(2.6 公里),去年有 1,200 万辆汽车使用。 该州交通部长保罗·维德费尔德 (Paul Wiedefeld) 表示,这六名失踪人员是正在填补桥梁坑洼的施工人员中的一员。 危地马拉驻马里兰州领事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中两名失踪者是这个中美洲国家的公民。它没有提供他们的姓名,但表示领事官员正在与当局联系并协助他们的家人。 洪都拉斯外交部副部长安东尼奥·加西亚告诉美联社,洪都拉斯公民梅诺·亚西尔·苏亚索·桑多瓦尔失踪。他说他一直与苏亚索的家人保持联系。 墨西哥华盛顿领事馆通过社交媒体平台X表示,该国公民也在失踪之列。它没有说有多少。 雇用这些工人的公司的一位高级管理人员下午还表示,考虑到水深和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些工人被推定已经死亡。 布劳纳建筑公司(Brawner Builders)执行副总裁杰弗里·普利茨克(Jeffrey Pritzker)表示,桥倒塌时,工作人员正在桥中间工作。 “这完全是出乎意料的,”普利兹克说。 “我们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我们对安全感到非常自豪,我们有锥体、标志、灯光、障碍物和旗标。” 耶稣·坎波斯(Jesus Campos)曾在布劳纳建筑公司(Brawner Builders)的桥梁上工作过,认识船员,他说他被告知他们正在休息,一些人坐在卡车里。 “我知道一个月前,我就在那里,我知道拖车经过时的感觉,”坎波斯说。 “想象一下知道它正在下降。太难了。一个人会不知道该怎么办。” 耶稣圣心教堂的罗马天主教神父阿科·沃克神父说,他花时间与失踪工人的家人在一起,等待他们亲人的消息。 “你可以看到他们脸上刻着痛苦,”沃克说。 救援人员将两人从水中救出,其中一人在医院接受治疗,数小时后出院。多辆车辆也落入河中,但当局认为里面没有人。 巴尔的摩市市长布兰登·斯科特说:“这看起来就像动作电影中的场景,”他称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悲剧”。 根据从 Broadcastify.com 档案中获得的马里兰州交通管理局第一响应无线电流量,一名警察调度员在倒塌前发出了电话,称一艘船失去了转向能力,并要求警察停止桥上的所有交通。 一名阻止交通的警官通过无线电表示,他将开车上桥警告施工人员。但几秒钟后,一名疯狂的警官说道:“整座桥就塌了。开始吧,不管是谁,每个人都开始……整座桥都塌了。” 在一个专门为维护和建筑工人提供的无线电频道上,有人说,由于一艘船失去了转向能力,官员们正在阻止交通。没有后续疏散命令,30秒后大桥倒塌,海峡一片寂静。 根据世界水运基础设施协会的数据,从 1960 年到 2015 年,全球因船舶或驳船碰撞而发生了 35 起重大桥梁倒塌。 周二的塌方肯定会给东海岸带来数月甚至数年的后勤噩梦,导致主要枢纽巴尔的摩港的船舶交通中断。桥梁的损坏还将扰乱货运和通勤交通。 “失去这座桥梁将摧毁整个地区以及整个东海岸,”州参议员约翰尼·雷·萨林说。